Pierre Bourdieu / 布爾迪厄

在同一個社群裡,贈送禮物給他人無疑是一項「實作」(practice)。對於送禮物者而言,倘若送出的禮物與接受禮物者的身份地位不相匹配,例如對於社會位階比自己低的對象卻送出了過於隆重的禮物,不但沒有表達出善意,反倒可能有侮辱對方的企圖。至於對接受禮物者而言,他可以選擇以什麼樣的時間间隔來回禮,倘若在接受禮物那一刻便立即以同樣分量的禮物回贈對方,則無異於表達出不願領會對方恩情、希望馬上撇清關係的意願;所謂的禮尚往來,並非直接的有來有往那麼簡單明了,根據情勢發展把握好回禮的時機才至關緊要,輕重、頻率與拖延的分寸,皆是「策略」(strategy)的辯證。

然而,崇尚理智論(intellectualism)、客觀論(objectivism)和結構主義(structuralism)的人類學和社會學研究,卻根本無法揭示上述「送禮實作」的精微之處。

理智論把社會中的活動者僅視作合理的、自主的主體,而忽略掉活動中的非意圖的、無意識的領域。客觀論主張描繪社會活動包含的客觀關係,卻忽略了研究者的闡釋早已參與到他所「旁觀」的社會活動當中。結構主義試圖抽取社會活動背後的既成結構以把握文化規範的力量,卻只能把受其制約的活動者當作盲目執行者。科學研究要達至客觀,就必須將研究者自身的實作,即科學研究的社會條件,也以理論顯現出來;要超出結構主義的局限,就必須把實際操作納入考量,以唯有在時間當中不斷推演方能不斷生成的結構,即圖式(scheme),來取代不變的、作為所有可能路徑的统摄規則的結構,即模型(model),更要揭示行動者在結構(圖式)當中的能動作用,以及其作用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因此,超出傳統理論研究領域以外的、關於實作與策略的考察,便亟待一種「實作理論」來達成,而完成這項任務正是皮耶・布爾迪厄(Pierre Bourdieu,1930-2002)的一項終生志愿。

這位出身自法國邊緣省份、後來成為二十世紀晚期巴黎知識界核心,學術生涯融合了人類學、社會學與哲學的左翼思想家,現象學、沙特存在主義與結構主義的深刻批判者,以他自一九七〇年代初開始便致力開拓的實作理論,成果集結為《實作理論綱要》(1972),力圖調解主觀論(subjectivism)與客觀論,社會與個人,結構與行動,回應著馬克思在《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1845)中呼喚的,建立能夠將現實世界把握成具體的人類活動,即實作,而不僅僅是物或知覺的全新的唯物論。(*馬克思原文英譯為:The principal defect of all materialism up to now – including that of Feuerbach – is that the external object, reality, the sensible world, is grasped in the form of an object or an intuition; but not as concrete human activity, as practice, in a subjective way.)

作為產生策略的原則,於某個環境內由若干結構製造出來、相當於一套性向體系的「習性」(habitus)是布爾迪厄建構實作生產模式理論的核心概念,該理論致力考察秩序之所以生成的操作而非其結果。在關於習性的研究方法上,首先要避免以結構實在論為代表的、將製造某種習性的結構實體化的傾向(即把客觀關係視作獨立於歷史之外的實體並掌管著施為者的行動),也要批判以沙特存在主義為代表的、將實作當成由預期結果所決定的目的論(即把施為者的行動視作其有意識的謀劃或主動的抉擇)。布爾迪厄指出:「實作由於會將實作之所以產生的客觀結構予以再製,因此,實作其實是由決定實作產生原理的過往條件在做決定」,也就是說,習性據以產生的原則,就是以構造化結構(已經建構出來的結構,structured structure)發揮構造性結構(在時間中不斷建構的結構,structuring structure)的功能。只有如此,習性才能產生策略,讓施為者得以應付未能預見、變動不居的情勢,並據不同的生存條件形成在習性上的差異。

布爾迪厄的實作理論,孕育自他在一九五〇年代後期於阿爾及利亞服兵役及任教時,對於當地卡拜爾族群(Kabyles)的人類學田野考察。相關人類學研究及出版為他積攢起學術聲望。而在此獲得的人類學經驗,對於布爾迪厄從自身的哲學專業訓練轉向後來作為主要志業的社會學研究起到了決定性作用。1960年他回到法國,曾參加李維史陀(Claude Lévi-Strauss)在法蘭西學院的研討班,成為痛批馬克思主義在二戰後作為法國知識分子(代表人物即沙特)鴉片的雷蒙·阿隆(Raymond Aron)的助理,自己閱讀馬克思著作,並積極走向社會學領域。

布爾迪厄作為巴黎知識界核心的權力,奠基於他在1964年起擔任的高等教育實踐學院(後改名社會科學高等學院)研究主任。隨後圍繞著布爾迪厄建立起一些研究小組與長期合作。1968年他擔任歐洲社會學中心主任,出版糅合文本與影像的新派學術期刊《社會科學研究報告》,從此致力在歐洲拓展社會學的學科威望。1981年,布爾迪厄通過了競爭,繼任雷蒙·阿隆成為法蘭西學院的主席,學術權力至此可謂登峰造極。

 

摘錄

《實作理論綱要》(麥田,2009)

1.

總之,這是在施為者在做這件事的時候,尤其是在拿捏時間的時候,只可以遮掩這件事的真相,不讓這一實作的實相在自己、還有別人面前曝光;但人類學家卻用和時間沒有關係的模型來取代唯有在時間裡面逐步推演才會出現的圖式(scheme),而形同將實相曝了光。(頁17-18.)

圖式若和模型劃上等號,最具體明確的實作就會蕩然無存;這時,「倒溯式必然」(retrospective necessity)就變成了「前瞻式必然」(prospective necessity);成果變成了謀畫(project);已經發生、而且不會不可能再發生的事,就變成了促成這件事情發生的行為一定會走向的未來。(頁22.)

完全遵守規則的好處,其實大有別於按照規矩做事的直接利益,而是會有像是尊榮、敬重這一類的次要利益,這些是以看似純潔、祛利的態度去遵守規則才會有的報償。(頁46.)

將行為看作是純粹在執行模型(這裡的模型有「規範」和「科學構念」雙重的意思),只是客觀論產生的諸多「想像式人類學」(imaginary anthropology)的事例之一;由於客觀論借重一些泯滅「邏輯之事/事之邏輯」(the things of logic / the logic of things)分野的語詞,將實作或結果的客觀含意,當作是製造此一實作或結果的行動的主觀目的,弄出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的經濟人(homo economicus)把決斷放在理性計算(rational calculation)之下,以至做出行動的人成了演出角色的演員或是只知道跟著模型照本宣科,講話的人成了只是在音素裡面作「選擇」而已。(頁64.)

2.

實作由於會將實作之所以產生的客觀結構予以再製,因此,實作其實是由決定實作產生原理的過往條件在做決定,也就是說,實作是由過去有過的一模一樣或是可以互換的實作所產生的確實結果,在做決定的;而這樣的結果會有多類似,就看實作據以產生的客觀結構,在實作發揮功能的結構裡面,延續的幅度有多大(且以此為限)。(頁149.)

習性,是由約制性的臨場發揮經長久建置而形成的孕生型原則,其所產生的實作,會將產生此類孕生型原則的客觀條件內含的規律,予以再製出來,同時又能依情勢裡的客觀潛在有何需求,而作調整;而且,這些需求乃由塑造習性的認知和動機結構在作界定。由此即可推知,這些實作既無法從客觀條件裡面直接推演出來——這些客觀條件,指的是看來像是直接引發實作出現的各種刺激於當下的總和——也無法從產生實作的習性所源出的條件裡面直接推演出來。唯有將產生實作的習性所源出的社會條件裡面內具的客觀結構,連到習性操作的條件上去——也就是連到機緣(conjuncture)上去——才能解釋這些實作;這裡所謂的機緣,說不上激烈的變化,展現的是這一結構當時的特定狀態。在實作上,就是因為有習性,歷史才化成天性;就算不明白承認,習性做的,其實就正是在產生實作之同時,也透過產生實作,而將這兩套關係給連結起來。所謂「無意識」,從來就只是歷史在將它所產生的客觀結構融會到習性的第二天性(second nature)之餘,連帶導致歷史也遭到遺忘……(頁162-163.)

由於施為者的行動和結果都是某一操作手法的產品,而這操作手法既不是他自己做出來的,他對這些操作手法也不具備有意識的實作掌握力,因此,他的行動和結果就像經院哲學說的一樣,帶有「客觀意圖」,而且,這客觀意圖始終跑在他自己有意識的意圖前面。施為者學到的思想和表達的圖式,是約制性臨場發揮裡的無意圖創發(intentionless invention)的基礎。…… 習性有「普及化中介」(universalizing mediation)的效能,能讓個別施為者的實作,毋須外顯的理由或明示的意向,就可以「合情」、「入理」。至於施為者對自己做出來的實作都還不甚清楚的地方,正是讓施為者於客觀面依其他實作及其結構來調整的依據,而這些結構的孕生原則,本身也正就是這些結構的產品。 …… 習性的一大基本協作效應,便是產生「常識世界」,且因眾人對於實作和世界的意涵具有共識,而賦予常識世界客觀性;……(頁164-165.)

所謂「意識面的交流,即預設要有「無意識面」(也就是語言和文化能力)的契合。解讀實作和結果裡的客觀意圖,無關乎再製生命體驗」,也無關乎重組意圖裡的個人獨特性;這樣的重組不僅沒有必要、無法確定,還根本不是實作和結果的真正源頭。(頁166.)

習性這歷史的產物,乃依歷時所產生的圖式在塑造個人和集體的實作,進而又再製造出歷史。…… [革命行動]的機緣,就是由習性和客觀事件的辯證關係所組成的;…… [習性滯後]這現象無疑便是「機會」和「掌握機會的性向」二者會出現「結構差」的根源之一,也因此才會有錯失機會的情況;而碰上歷史危機的時候,常見除了套用過去的感知和思考範疇去作思考外,也別無他法可循……(頁170-172.)

若以社會階級為一套「客觀決定作用」,那它要連上的就不能是個人,或視作族群的「階級」——也就是可以計數、可以測量的生物個體的集合體——而一定要連上階級的習性 …… 由於個人的歷史從來就只不過是團體或階級的集體歷史的一則析分(specification),每一個人的性向體系因此可以看作是所有其他團體或階級習性的結構型變體,畫出階級內外的不同軌跡和位置的差別。所謂個人風格,…… 從來就只不過是所屬時代或階級風格裡的偏差;……(頁176-178.)

建構起事物世界的「心智結構」(mental structure),是建構在事物世界的實作裡的,而這事物世界又是由同一套心智結構所建構起來的。從事物世界孕生出來的心智,並不是以主觀對抗客觀的姿態現形:客觀宇域是由事物所組成的,而事物又是客觀化操作的產物,而且,這客觀化操作的結構又是心智用以進行客觀化結構的同一結構。心智是事物的隱喻,而事物世界本身又是隱喻不斷相互對映而形成的無止無休的循環。(頁187.)

舉凡社會,尤其是「集權體制」…… 若想用「去文化」和「再教化」來塑造新的男性的話,就會在服裝、舉止、外貌、言談等等看來最為無聊的小事上面下功夫;…… 這種教育理念用的技巧,就在於看來要求的是瑣碎的小事,但無形中卻扭曲了根本:敬重禮數、也懂得禮數,是向既定秩序稱臣最明顯但又隱藏得最好的表現 …… 因為禮貌而讓步,向來包含政治讓步。…… 自動放棄不做等於不肯做,甚至形如提出挑戰。(頁192-194.)

3.

儀式在某些事例裡面,真的就只是把需要強化的自然過程,放在實作裡作模擬 …… 而不需要明白說明所用的詞彙有何屬性,或是其間關係有何原理 ……(頁238-239.)

神話的功能好像到最後只剩下一個——就是有學問的大學者以他們對過去提出來的問題和解讀來詮釋神話的字面,而和神話的當代詮釋者形成競爭 …… 但[神話]這一套解答在學者的思考裡,卻以為是他們自己以思考找出來的,但其實是他們因誤讀而憑空創造出來的; …… 有些問題,新生的哲學以為是它提出來的,但其實是因為他和對象的關係未作分析而自行產生的,該客體本身從來就沒有提出過這樣的問題。 …… 有些思想家之所以對先蘇思想家那麼著迷,不過是因為先蘇思想家正好有精妙的模型,可供玩弄文字的傳統(以海德格為最「顯赫」的代表) …… 邏輯批評是注定打不中目標的:因為,邏輯批評只能質疑有意識建立在字詞當中的關係,而無法點出論述裡不連貫的連貫;這樣不連貫的連貫,是以神話或意識形態的圖式為基礎的,才會出現的,而且,逃得過歸謬法。(頁313-315.)

4.

由於「常識世界」的主觀必然和不證自明,是由世界感的客觀共識在支持的,因此,「本來就這樣」毋待多言 …… 因俗見和社會世界的關係而表達出來的信服,是因為誤認任意性而致承認它具有絕對的正當性,因為,這裡面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還有正當性這問題;正當性之所以會成為問題,在於正當性出現了競爭,進而要有不同團體因為聲稱握有正當性而發生衝突。而俗見的實相,只有循否定的途徑,建立起意見場域(field of opinion),才會充分顯露出來;所謂意見場域,便是互作競爭的論述正面交鋒的所在 …… 俗見 …… 只有在實作裡被懸置的時候,才會從倒溯中看出原來是如此。 …… 把不必討論的事帶入討論、把不必陳述的事帶入陳述:這樣的批判,是以客觀面的危機作為它的「可能性條件」,因為,這樣的危機會打破主觀結構和客觀結構的契合,形如摧毀了不證自明。 …… 在階級社會裡面,無論明裡、暗裡的階級鬥爭,爭的都是社會世界的定義;而可以明白作質疑的意見場域,和人人無所質疑、一概默默遵循的俗見場域,二者之間的分界線,就會是爭奪分類體系支配權的階級鬥爭爭奪的重大目標。(頁333-336.)

象徵性資本

[誤認]其實是禮物交換的基礎; …… 而在再製既定關係這一件事情上面,為了掩蓋交換功能而需要用上的勞動,跟為了達成功能而需要用上的勞動,是等量齊觀的。(頁339.)

以致古式經濟體的根本,就像是他們的經濟活動雖然於客觀面有明指的經濟目標,但不可以作明白的承認;「大自然偶像崇拜」 …… 讓經濟在他們看來不算是經濟,也就不看作是一套遵循利益計算、競爭或是剝削的體系。經濟活動裡面遭到誤認——或可說是在社會面遭到壓抑的客觀事實——和生產、交換的社會表述,於社會面是有差距的;經濟主義由於把經濟化約成經濟的客觀現實,而會把正好落在這差距裡面的獨有性給去除。 (頁340.)

[古式經濟體]不管做什麼事,都要把工作和成果的關係給蓋起來。 …… 生產的現實遭到壓制的程度,並不亞於計算;而農民的勞苦之於勞動,就跟禮物之於商業一般( …… 在印歐語系裡面是找不到名稱的)。(頁347-349.)

經濟主義把抽象作具體應用,在馬克思說的「冷酷無情的現金交易」上面,建立起人和人的關係宇域,而不認得資本主義還產生了利益之外的利益。因此,純屬象徵的利益,就算偶爾有人注意到了,還是會被化約到感覺或感情的不理性裡去,而在經濟主義的分析裡面根本無力阻止地,在它的算式裡就更難了。 …… 若要掙脫經濟主義以我族中心論為出發而得出的天真看法,但又不致墜入民粹論對早先社會形勢慷慨無邪的頌揚,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經濟計算擴張到所有的財貨上面,不管是物質還是象徵,一體適用,一概視作是稀有的,值得某一社會構成體追求 …… (頁350.)

一旦了解到象徵性資本就是最廣義的信用,就是團體支付給團體裡面拿得出的最好的物資和象徵性保證的人的預付金,就會知道,展示象徵性資本(以經濟價值來看會很高),是他們以資本滾資本的機制之一(無疑也是普遍的做法)。(頁355.)

這價值值得他們進行(經濟及心理分析兩方面)投資或過度投資,而再透過後續引發的競爭和稀有性,使得原本基礎就很穩固的錯覺——象徵財貨的價值是刻在事物本質裡的,一如這些財貨的利益是刻在人的本質裡的——因之更加鞏固。(頁359.)

[經濟、非經濟]這樣的二分法有礙我們看清楚經濟實作的科學就是實作經濟體的普通科學的特別版,因而沒辦法把所有的實作看作是經濟型實作 …… (頁359.)

團體所作的資本累積 …… 都可以用不同的形式存在;這些形式雖然受制於嚴格的等值律,也因此是可以互換的,卻還是可以製造出特定的效應。象徵性資本是一種變型的、也因此是偽裝過的實體「經濟型」資本,只要——也唯有如此——能把這資本是從「物質」型資本裡面產生的事實給掩蓋掉,就可以製造出該有的效應,而這「物質」型的資本,分析到最後,又正是這效應的源頭。(頁359-360.)

支配的模式

有的社會 …… 支配的關係,唯有靠不斷換新的策略才能建立、維持, …… 反之,若是擁有徵用生產場域和文化生產場域的機制的手段(經濟或是文化資本),支配就未必要用直接、和人有關的手段來行使,這些場域以其發揮的功能,比較容易保障自身得以再製,不需要由施為者刻意涉入。所以,不同的支配模式相關的差異,基礎就在累積所得的社會資本客觀化的程度如何:扼要說來,就是社會宇域這一邊和社會構成體那一邊的差異;社會宇域裡的支配關係是在人和人的互動裡面製造、消除、再製造的,而社會構成體裡邊的支配關係,就要透過客觀、制度化的機制作中介 …… 就算嚴格的機制會將其必然硬加在施為者身上 …… [社會構成體]這裡的支配,便是徵用施為者勞動的物質和象徵性獲利的條件。 …… [社會宇域]為了建立或是維持長久的依賴關係,所需行使的策略,依物質財貨的標準、服務、甚至是時間來看,一般都是很貴的; …… (頁360-361.)

經濟型財富在沒有連上經濟機構之前,是沒辦法發揮資本的功能的,文化能力也一樣;形式多樣的文化能力,若沒有插進經濟生產體系和生產產品體系(後者本身又是由學校體系和家庭所構成的)之間的客觀關系裡去,是沒辦法構成文化資本的。(頁365.)

[在社會構成體裡,]學位和文聘所能有的客觀化 …… 和法律為擁有這些證明的個人所訂下的永久地位 …… 一旦確立情況如此,權力和支配的關係,就不再直接存在於個人之間,而是建立在制度的純粹客觀性裡面,也就是建立在社會保證的資格和社會世界界定的地位中間;透過這些,又再建立在生物體個人當中的社會機制裡面,這些資格的社會價值,這些地位,還有這些社會屬性的分配,都是由這些社會機制在產生和保證的。 …… 法律因此也對各式機制的作用有所推助(尤其是提供象徵性助力),這些機制的作用由於不斷透過公開運用權力來肯定權力,反而襯得法律像是多餘。(頁368-369.)

生產象徵性財貨的體系,還有製造生產者的體系,透過這些體系正常功能內具的固有邏輯,一樣可以發揮意識形態的功能,這是因為這些體系是透過這些機制而有助於既定秩序之再製,也有助於支配始終得以維持隱秘下去。 …… 不管是哪一種意識形態的分析,…… 只要沒把對應的制度性機制的分析也加進來,就很可能僅只是在為這些意識形態的功效作加分而已:凡是對政治、宗教、教育、或是審美的意識形態作的內部(符號學的)分析,都是如此 …… (頁369-370.)

[在社會宇域裡,]禮物,慷慨,炫耀性分配——極端的狀況就是誇富宴——操作的都是社會煉金術;只要一禁止直接公然施展肢體或是經濟型暴力,就看得到這些,而導致經濟型資本會變成象徵性資本。金錢、能量、時間、智巧的損耗,是社會煉金術的根本,利益型關係就是由這一門煉金術而變成祛利、無償的關係,全然的支配就此變成誤認型、「社會承認」的支配,換言之,變成正當的威權。這裡的主動原則是:勞動、時間、照顧、重視、本領,都是必須要浪費在製造個人的禮物上的;這樣的禮物才不會化約成等值的金錢;這樣的禮物的分量,不在你給的是什麼,而是你怎麼給的; …… (頁378.)

經濟資本轉換成象徵性資本,需要耗費社會能量做成本,而社會能量又是支配的關係要做長久維持的條件;這樣的轉換若是沒有一整支團體作共謀,是無法進行的;否認的功夫[亦見佛洛伊德「否定」(Verneinung)概念,說是為了讓對方知道沒說的事,相當於以不牟利的方式牟利],是社會煉金術的根源,而社會煉金術跟巫術一樣,又是集體在做的事。即如牟斯說的,一整個社會在夢裡用偽幣付錢給自己。(頁384.)

溫和、隱性的象徵性暴力,若真的是因為公然的暴力沒辦法施展才採行的話,那就可以理解何以象徵性的支配在客觀機制形成後,會逐漸萎縮, …… 至於保障支配關係得以再製的機制內具的意識形態和實作效應,經逐漸揭露、中和, …… 又會因為再製型機制以經濟資本轉化為象徵性資本作掩護,而一定會回歸到象徵性暴力那一邊去 …… (頁386.)

否認經濟、否認經濟利益,在前资本主義社會一開始出現的地方,就是不否認則經濟無以成立的地方;也因此,這樣的否認在藝術和文化的領域裡面,找到它最愛的庇護所; …… (頁387.)